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我看“保卫华小,维护多元教育” 陈纹达 23-11-2017


拜读了王介英先生《保卫华小,维护“多元教育”》,其内容简要却全面,可谓丰富;它概括了华教运动的真实状况。但是,却因为作者作为结尾的两段,让此内容简要、全面却丰富的长篇论述成了指责“华校家长组织”的重要引言。

请容许小弟赘诉王先生的结尾两段:
《更令笔者遗憾的是一些华裔家长与“华校家长组织”,对华小当局样样看不顺眼,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满肚子气愤,满腔苦水,连利惠学子的收费电脑班、益智技艺活动,年度班级照片、作业簿也嫌贵,大发雷霆,说三道四。对此,笔者建议校方让学生有选择的自由。家长如果不同意收费数额,可以选择不参与、不买。如果还不满意,那就让他们转校好了。》

《当你听到有人在你家门口叫嚣:“谁胆敢承认统考文凭,我们将宣布开战,斗个没完没了!谁敢将马来文地位,与其他种族的语文地位划上等号,须先跨国我们的尸体”之时,你自家屋内却传出“专挑华小毛病”的刺耳找碴声,你的反应是“反感”呢?还是“摇头”?》

王先生也许对收费电脑班及其它不合理的收费及违反2000年教育部指令经过漫长的17年后才被尊敬的张副教育部长引用禁止的过量作业簿不了解实况,或是他贵人看不到的盲点,建议他向这些有识之士组成的“华校家长组织”了解为何反对一切不合理的收费,才来发表指责他们的言论。

本来一篇为华教发出正义之声的很有份量的评论文章,却因为主次颠倒不分,利用“在你家门口叫嚣”应该受指责的人(不敢明言是土权主席依不拉欣阿里?)来加重指责“华校家长组织”的“不是”;甚至建议让这些“还不满意”的家长的孩子转校,维护不合理的过度收费。

斗胆说一句,若是没有指责“华校家长组织”的那一段,这将是名符其实,符合“保卫华小,维护多元教育”的好文章。

註:维护多元教育应该从根本上修改不合时宜的教育政策做起。


职场的真空 陈纹达 21-11-2017


我先解释一下,我这个“职场的真空”指的是中小企业需要填补的人才;中小企业需要的是可以胜任的人才,不一定是大学毕业生。

我是1965年升上国民型中学预备班,70年中学MCE文凭毕业。那时升中学是以学校成绩单及离校证书报名的,没有政府的“统一”考试;可以说是以单纯的“校本评估”报读中学的;当然也会有小六毕业后不升学而去当学徒的。因为国民型中学的入学年龄是有限定的,不能够超龄,我中学时就有两位因为超龄而被令退学;所幸有独中可以收留,他们才不至于失学。

教育部宣布2014年开始废除初级文凭考试(PMR)以校内评估(SBA)取代,保留小六评估试(UPSR)及中五的教育文凭考试(SPM)2011年小学开始采用新标准课程(KSSR)教学及校本评估制度(PBS);校本评估成绩保留6年至毕业年。2016年开始,六年级毕业成绩以政府考试成绩占60%及校本评估40%综合计算。在普及教育政策下,不管小六的成绩如何,都可以直升中学;中学三年级的升学考试也因此被废除。

私立学院如雨后春笋般的成立,中五毕业后有能力的都有机会可以报读学院课程。也因为普及教育政策,从小学至大学学院,已经少有被淘汰的青年进入职场,造成这个职场层次的真空。这其实是违反了大自然的原则,“因材施教” 的教育原理,错误解读了普及教育的真谛。不管哪个组织机构,各个层次所需的人才各有需求;有帅,有将,有士,也有兵,各就其位,各司其职,那才是健康的。

大学毕业生有大学毕业生的要求,中小型企业不一定需要大学毕业生;反之,也不一定符合大学毕业生的要求。他们只会短期上班,然后就找机会另谋高就;这是中小企业面对大学毕业生的困境,是普遍的现象。

在六、七十年代,到处有私人开办的秘书、财务管理、电子、电工等技职、专业文凭课程容纳初三及中五毕业没能升上大学学院的学生;这些私立学校或学院也就是这些被“淘汰”的学生“升学”的管道;他们在技术学校毕业后就进入职场,也有半工读的。这些就是我们中小企业所需要的人才。没有这层次的人才,造成我们需要的人才在职场的真空。


当然,当时也没有如今这么多的大学学院可以报读,这是人口的增加与政策使然。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给孩子一条出路 陈纹达 10-11-2017


上星期,10月尾,我受人所托,要求帮忙见某独中校长,让孩子能够继续他的学业。需要找人帮忙的,应该也是走投无路了。我理解巴生四独中的收生状况,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任务,除非孩子的成绩可以过关。为了不让家长误解,我还是把任务接下,向校长反映。
巴生兴华多年来已经是以入学考试录取学生,报考的学生人数是录取人数的一倍以上;巴生中华独中王增文校长掌校时是以先到先得的方式录取,过后再以入学考试成绩分配班级;现任校长接掌后近年是否有改变录取学生方式就不清楚,办入学考试肯定是有的。今年,滨华中学在开放新生注册的一个月内已经爆满,还增收了一个班级;巴生光华独中虽然收生状况慢热,却也把入学最低资格的门槛提高至60分;光华的学生总人数被远远的抛在兴华、滨华与中华后头。 除了兴华,巴生其他三独中的学生总人数,在67年前是不相上下的;滨华在近年则是突飞猛进,这应该归功于董事长及团队在好多年前就已经开始规划,把小小的校园里共享校地的滨华小学12校迁离到不到十公里外的新区;滨1的学生总人数一直增加,校舍扩充了再扩充;滨2的学生总人数也从约300人增加至千多名。
城市中的独中年年爆满,尤以雪隆一带尤甚!也因为如此,独中再也不是受改制过后三十多年来专收不能升上国民型中学或初三落第被淘汰的学生的学堂。各独中也为此逐年提高新生的入学门槛至60分才可直升初一。再一次,我们华社面对小六毕业生成绩不达标不能升读的困境;过去改制后面对收生来源不足的惨淡困境已经因为统考文凭的吃香而变了个好样;独中有了预设高入学资格的门槛录取质优的学生就读的条件,形成教学只以成绩表现作主导, “因材施教” 也成了只有 “有才” 的才能受教。
这种设定高入学资格的门槛没有对错;可喜的是独中有价,可悲的是入学无门被淘汰的孩子。
过去,我们有接收这些孩子的独中;独中也是因为要接收这些即将面临失学的孩子才复办;我们复办独中的初衷丢失在哪儿啦?
回想那个交托我“找门路”只为了不让孩子失学的父母的那把无奈的声音,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心里是苦的,眼眶是湿的;我们到底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还记得有一对高挂巴生福建会馆大礼堂舞台两边,“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对联,还有那曾经高喊“一个不能少”的口号吗?对联已经不高挂,口号也早就消声匿迹。
“营造希望,创造奇迹”不是个不实际的乌托邦梦想;那是个可以实现教育理念的理想,只要大家愿意。

我衷心的呼吁!社会贤达,善长仁翁,挺身出面号召办一所不一样的非营利中学,专录取这些即将失学的孩子,给他们一条出路,感恩!

2017年11月1日星期三

向叶主席 致敬!

新田入狱  之一                            陈纹达                        17-10-2017

华教殿堂充鬼魅
护根之旅路崎岖
八旬高庚不轻弃
气吞山河节不辱

叶主席致敬!

****************

新田入狱   之二
庭上胁问心不动
铮铮铁骨不折腰
身陷囹圄铁窗赏
华教存亡肩上扛

叶主席致敬!

*****************


新田入狱    之三
茫茫长夜铁窗中
铮铮铁汉望夜空
回首此生华教路
酸甜苦辣坚初


向叶主席 致敬!

梦里情,不能说的秘密之四:心房中的你的号码

再一次
甜蜜的梦
忽然发觉
在你住的地方
我要了联系的电话
很自然的
你递给了我
那是我几十年来在追寻着的号码
我心房还住着的那一个人
的号码

遗憾的我
失去那年的你
那是你的选择

当年的一纸飞鸿
就那么放弃
没有争取


追寻
梦里中的甜蜜
一次又一次
写下梦中的点滴
记下 甜蜜的回忆

梦中
梦里才有的甜蜜

2017年9月4日星期一

“清真认证”分化世界人民

陈纹达 21-08-2017


在做生意的角度上来看,清真市场庞大;推动清真食品商贸是门大商机;我也曾经鼓励做食品生意的友人应该把握时机。

几个月前,我对清真认证有了不同的看法。

看透了, 清真认证就是撕裂国民的一纸官方通行证,最终是把相对和谐的人民分裂成清真非清真,非黑即白两极化的世界。

在实行“清真认证”的过程中就教导什么是清真,什么不是清真;要采取什么步骤才可以符合“清真认证”规格的要求;应该避免“什么”才能够得到批准。“清真认证”的审批,严谨不马虎,一切规矩都是在教导回民认清什么才是“清真”;而这一切,在逐步被 “清真” 化后的回民,必然会提出不合理的指示,要我们非回民依据“清真”规格办事或生活;这已经影响了非回民的文化生活习惯。我很怀念513之前各民族和谐融洽的生活,如今已被破坏殆尽;和谐融洽的生活不复再见;“1个马来西亚”只沦为宣传口号而已。

几天前,我拜访了一位行政议员提出了我以上的看法,看他的表情,他是被震住了

以下是抄自面子书网友的留言:
·        “清真工业是某种型式自我保护的贸易堡垒、种族隔离与种族歧视政策,后患无穷。然后,循序渐进的由清真食品扩张至非食品与各领域,如场所、公司等等。最终目的是为了取得主导权、话语权、设下损人利己排他性的遊戏规则。好比他们利用女人的子宫征服全世界,以"""取得权力与最终胜利,如同出一辙!”

·        “发展清真工业和实施回教化政策以剥削非穆斯林权益"本来可以是两码事,但却是让他们更有理据可以理直气壮逐步实施回教化政策,侵蚀其他国民文化与干扰生活习惯。”

·        “当一切都以清真为衡量标准的时候,你已经失去了应该有的位置一切从基本需求做起,日后你才发现上当了,想回头已经是【哇傻拉你埋Kong】囖???“

·        “回教的復興勢力越來越強,加上排他本質,對世界和平將帶來巨大影響。“

2017217日,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根据 “相关部门” 对加强规范清真食品管理的指导精神,除了禽畜肉类出口产品,为防止 “清真” 概念泛化,决定发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伊斯兰协会 “关于停止清真监制认证事物工作的通知” 。

身为马来西亚国民,我们早已经被“清真认证”泛化冲击着我们的生活;茶杯分为“回教徒”与“非回教徒”是最近才发生在一间国民中学的例子,不能以“茶杯里的风波”轻视之。


不错,“清真认证”是个敏感的课题;我们难道能够因此容许他逐步激化吗?请问各华基政党、社团领导,除了各自的利益,你们还能为我们做些什么?

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我看伪董总2016~2018独中教育大蓝图 陈纹达 17/09/2016

我看伪董总20162018独中教育大蓝图         陈纹达              17/09/2016
                                                                                                                        26-04-2017
伪董总的独中教育蓝图计划从2016年的规划,调查问卷至2018612月六个月的推广,那是技术上的课题。我想提出的是,整个规划的领导者不是董教总独中工委会,而是伪董总行政部,也即是说,全权掌控的是被合法董总开除的不合法"CEO"孔女;在此架构下,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已经被架空,实际上教总已经被边缘化。

从架构图看,伪董总行政部是最高统帅,底下就是资料与档案局,再下来就是专案小组;专案小组右边虚线连接的是学术咨询委员及办学咨询团委员。整个架构细看就看出了个问题;资料与档案局是专案小组的上司而不是辅助各小组搜寻资料。另外,专案小组底下分7个专案课,其中就有秘书课,其组织成员有行政股、调查股、资料股及文宣与网络股,课长是林玉娟。

我奇怪的是:
1
。各个课不是应该有专案秘书吗?
2
。专案小组的召集人是孔女,副的是钟伟前,还设了个专员及张喜崇博士加7个伪董总职员。专案小组底下设立的其它6个课是:
1
。教育管理课
2
。课程课
3
。考试课
4
。教师课
5
。学生课
6
。科技应用课

各课都有课长,都必须等专案小组召集人召集才可以开会?


看了伪董总的马来西亚华文独中教育大蓝图组织架构,我们解析它的全国华文独中调查计划纲要。

从纲要中,从2016年的规划,分发调查问卷,回收问卷,统合与分析各独中冷淡回应的资料写成报告,共花3年的时间至后阶段的六个月推广,伪董总主要能做到的只有两点:

1
。既往的教师培训计划 (归纳为软体的建设)
2
。课程纲要与课本的编排,(曠日废时,远水救不了近火;况且跟高思维、创新教学法没有太大的关系,也不形成冲突)

其它的如财务、软硬体的建设、教职员的聘请辞退、薪资与福利至最简单的学生入学资格都不在伪董总的掌控之下;所花费的人力与物力最终流于形式,流于纸上谈兵,起不到实际的作用。

很简单的道理,独中都是独立自主,各自为政的个体;董总虽是华教最高领导机构,对各独中的行政与发展却是没有约束力的;一些时候更是束手无策,只能晓以大义。举个例子,轮办的全国足球比赛,槟城董联会就拒绝承办,後来在当时的合法董总主持的会议後才勉为其难承办;9轮到吉兰丹董联会主办下届全国独中足球赛,据说就拒绝接手承办。

我们以马来西亚政府的教育大蓝图对比伪董总的独中教育大蓝图,我只能说,伪董总搞的是“60独中的综合报告,跟教育改革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独中教改,为什么改?改什么?如何改才是切入点。
以我的看法,最必却要改的是传统应试教育的你教我学的教学方法,代之以创新的,有创意的教学方法;应用科技设备以及先进的教学系统平台辅助,增加老师与学生的互动,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以启发性的“问”取代传统性的“教”去挖掘学生的思维,加强学生的思考与分析能力,创造鼓励学生发表意见的环境等成人成材的策略是刻不容缓的。这一切还是得从培训老师,改变老师的传统教学开始;鼓励老师参与教学分享会,现场观摩教学与交流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伪董总花三年大阵仗的编写一份纸上谈兵的报告,却对教改起不了实际的作用,那是什么?


我只能说,三年后,那是一本过时的“独中问卷调查综合报告书”。

欢迎提意见交流。


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请还华教一片蓝天

请还华教一片蓝天                           陈纹达               24-06-2017


617日下午6点,雪隆董联会应届改选尘埃落定;叶、邹领导的团队失去领导华教的最坚强堡垒;由曝光后转入幕后的陈友信 “整合”马华、公正党以及隆雪华堂带领的华小、独中的董事会代表胜出。

619日报载刘利民奉劝叶、邹退出董教总教育中心有限公司领导层,把主权教会给董、教总及独大三机构。他说,董教总教育中心有限公司是在法令下注册,是属于华社的独立组织,而华社原本是把公司交给三机构负责。

有关刘利民的言论,董教总教育中心董事会也已经引用公司章程发文告予以驳斥。

621日星洲报导傅振权说叶、邹“厚颜无耻“地霸住董教总教育中心有限公司的主席与总务职位,更呼吁华社群起施压要两人交出主席与总务职位。

其实,教育中心董事会是由会员大会从中选出后,再在复选会议时选出主席等7位执行委员以执行日常会务;教育中心章程并没有董总代表是理所当然的主席及总务这一条款。

516日南洋言论版刊登了学者王介英标题为[厘清新纪元主权]的评论文章。文章的开头就形容 “没有 董、教总的董教总教育有限公司” 是个 “怪胎 “。他把教育中心董事会修改三机构的代表人数从5 位减至2位说成是”主权易手“;这是严重的误导。


王介英身为有份量的学者,没有根据三机构代表缺席董事会的实况就事论事,却把”有觊觎公家产业的龌龊存心,攫取他人努力成果“ 罪名套在叶、邹头上。那是他的“有心”还是“心存偏见”?他身为学者,却与一般人的社团领袖华总总会长方天兴,怀恨于心的新纪元学院前院长柯嘉逊及董总非法夺权的傅、刘一伙一般见识;他漠视教育中心章程的存在,呼吁要尽一切努力把主权争取回来。这种无视律法存在的呼吁,无异加深华教队伍的分裂。


2017-6-21日,星洲观点刊登了一篇题为【以华教发展为重】的文章;内容从法律的观点确认了叶、邹在教育中心职位的合法性;但是,作者文笔一转,就如那些不顾章程律法,非要叶、邹下台不可的一伙一样,只因为叶、邹团队在617日雪隆董联会的改选落败,就以“从道理层面上来说,叶邹两人既已失去代表性,就该服从民意,交出董教总教育中心的领导权

此篇文章的作者非常的清楚雪隆董联会与教育中心是两个不同的组织;从律法上他也认同叶、邹不容置疑他俩的合法地位;耐人寻味的是,作者却要以雪隆董联会的“民意”绑架另个完全不同性质,在公司法令注册组织起来的公众公司会员的“民意”;这跟不讲理的流氓有何分别?

董教总教育中心与新纪院大学学院都是华社的公共资产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但是,岂可因为它是公共资产就可以随意“交由获华社认同的华教组织掌管”吗?请问哪个是“华社认同的华教组织”?还是你作者自我认同的华教组织?

假如社团、公司可以不顾章程律法,以“认同的人选或组织”主导一个组织的运作,所有的社团与公司不就如董总那伙不顾章程夺权引起风波那样纷乱吗?

我认为,不顾章程律法打压叶、邹不是“有效凝聚华社力量,推动华教攀上另一个高峰”的有效方法。作者既然在文章的开头章段肯定了叶、邹职位的合法性,却又可恶的把叶、邹说成是“把持董教总教育中心的领导权,繁殖与董教总三机构呈对立态势”,是 “造成华教恶性内耗,不利华教长期发展”的源头。这不是很矛盾吗?这摆明就是乱扣帽子。

董、教总、独大三机构没有参与教育中心的运作,不负责任的连续缺席董事会议,是他们自我放弃,“於理不合”也是三机构的选择,关叶、邹屁事?

漠视高教部升格大学学院成立有限公司的条件,一再的把叶、邹冠上是为私利,意图私有化新纪元大学学院,不只是抹黑叶、邹的人格,更是延续莫、柯、董教风波怨恨的遗迹,继续分裂华教队伍。


不顾章程律法才是华教纷争的根源
各位热爱华教的同道们,不顾章程律法才是华教纷争的根源;打压叶、邹不是“有效凝聚华社力量,推动华教攀上另一个高峰”的有效方法。

我非常认同作者文章中,“我国华教发展一步一脚印,能取得今日的成就,实属不易,新纪元学院的创立与较後的升格,是众多热爱华教人士以汗水换来的成果”的说法;但是,若要“所有热爱华教的人士,都放下个人歧见,以大局为重,携手为华教开创更灿烂的明天,作者就必须承认,所谓的大局是一切必须得依章办事,抛弃一切私人恩怨,远离纷争,还我华教一片蓝天, 得“以华教发展为重”的大局。

共勉之